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另类小说 >>

[深红色的女人]

[深红色的女人]
序章

  在闪烁着灰暗红光的房间里,有数组的男女在那里蠢动,其中的女性都非常年轻,而男性却都比女性大了数十岁以上。但是无论是男是女,每个都是一丝不挂的躯体,而在这些人之中,亚贵子也是其中一位。她大胆地张开双脚,让男人的灵舌在她两腿之间尽情翻弄;在她鲜红的朱唇中,另一个男人的巨根正在那里进进出出;而对于她丰挺的双峰,更有另一位男人在不断地亲吻着。

  「已经……可以了吧……」

  亚贵子向夹在自己两腿的男人这么说着,那男人的头上,只剩下几根稀疏的毛发。

  亚贵子双手抱着她的头,并抬起头来说道:「来上我吧……」亚贵子以类似感冒的鼻音,呻吟着向对方渴求。

  「不,还不行。」那男人一边摸着自己的下体,一边很气馁地回答着,他手中所握着的东西,还是呈现萎靡不振的状态。

  「好吧,既然如此,那换你来。」亚贵子不满地将那位无能的男性推开后,再对吸吮自己乳房的男人如此说着。

  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跟方才那位中年无能老头差不多年纪,可是当他站起来时,却展露出他那雄壮威武的大肉棒。

  「啊……快点来吧……」亚贵子以哀求的眼神向那男人展现媚态,并将湿润的私处张开给对方看。而这男子亦将旁边所有爱抚亚贵子的同伴全部推开,然后压在亚贵子的身上。

  「快一点!」亚贵子焦虑地叫道。

  看到亚贵子着急的样子,那男子于是将腰部向前推进准备插入,而正如亚贵子所愿,这男子以强而有力的方式,将肉棒插入亚贵子的蜜穴之中。

  「啊……」亚贵子好像在深呼吸一样,大大地呻吟了一声。

  而那男人似乎在吊亚贵子胃口,忽快忽慢地蹂躏亚贵子的身体,抽出来再放进去,抽出来再放进去,他每做一次这样的动作,就刺激亚贵子的花芯一次。
  「啊……我已经……」亚贵子自己把腰部抬高,并且非常激烈地扭动着。
  「再来……快点!」亚贵子以歇斯底里般的声调催促着男方,而那男人也默默地加快了速度。

  「啊……啊……嗯……嗯……」由于被人用力把玩,亚贵子尽情地呻吟着,那湿润而猥亵的声音,也渐渐变快了:「啊……啊……我要高潮了……啊……啊……嗯……嗯……」

  亚贵子以沾满汗水的双臂抱着男方的颈部,两腿也高高地缠绕着对方的腰,整个人都沉浸在充斥全身的甜美感觉之中,然后便到达了顶点。

  「啊……要高潮了……我要高潮了,啊……啊……不行了,要高潮了……要高潮了!」

  亚贵子全身发出大幅度的痉挛,然后瞬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而男方也从颤抖不已的肉穴中离开。他在里面所散发出来的液体,沿着肉办流了出来,并沾满了亚贵子的两腿之间。

  当这男子起身离去后,刚才只能在旁边一直观看着的那位无能同伴又靠了过来,然后跪在地上并将脸部靠到亚贵子的双腿之间,接着便把嘴巴贴了过去,直接舔舐亚贵子那仍然非常潮湿的小穴。

  「啊……讨厌!」虽然口头上表示拒绝,但亚贵子却依然双脚大开,任由对方恣意妄为。

               (1-1)

  在东亚细亚银行总行的二十三楼,石仓总经理的办公室就在这里,他非常喜欢这间办公室,因为透过宽广的落地窗,可以眺望整个东京湾。背对着这扇窗,石仓正在审查着各项卷宗,这是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然后是担任秘书的中上亚贵子走了进来。

  「总经理,有外线电话……」

  亚贵子还是维持那一贯的清纯表情,而她那深具现代感的流畅身材曲线,搭配着浅黑色的套装更显得格外迷人,她看起来好像很瘦小,但实际上却有着令人意外的丰满肉体,而这美丽胴体的各个角落,石仓都了若指掌。

  「是谁?」石仓从文件中抬起头来并问道。

  亚贵子:「是一位叫做龙波的人。」

  「龙波?我不认识啊!」石仓摘下眼镜,一边用手擦着脸一边说道。

  亚贵子:「那么要拒绝吗?」

  「无所谓,我接,把电话转进来吧。」

  石仓心想看公文看得很累了,正好可以休息一下,对他而言就是有这种作用才会愿意接电话的。

  亚贵子:「我知道了。」

  「对了……」当亚贵子正要关上门时,石仓突然开口叫住她。

  亚贵子:「还有什么吩咐吗?」

  石仓:「妳今天晚上有事吗?」

  「不,没有。」亚贵子表情不变地回答。

  「那么妳就先空下来吧。」石仓命令完后,还用色眯眯的眼神打量亚贵子的身体。

  亚贵子:「我知道了。」

  当亚贵子退下后,石仓桌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是,我是石仓。」石仓接起电话说道。

  「是总经理吗?我是龙波。」从话筒的彼端,传来一阵低沉的嗓音。

  石仓:「不好意思,您说您叫龙波,不知道您是哪里的龙波?」

  「我是龙诚会的龙波。」藉由这种介绍方式,就可以看到对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龙诚会?」

  一听就知道是黑道暴力团体,石仓不可能完全不认识。跟这些组织的接触,对于从事金融工作的他而言,简直是家常便饭。可是,直接指名并打电话来找的情形却是非常少见,而且龙波应该是龙诚会的会长没错。

  「那么,请问你找我有何指教?」石仓尽可能地维持他的威势,可是声音已经开始有些颤抖。

  「其实,我是有点事情想拜托总经理您……」

  果然不出所料,石仓心想。如果对方提出融资的要求,若拒绝的话,会替自己找来许多麻烦,这是他们暴力组织常用的手段,而银行的对应方式也早就习以为常。

  「如果是融资的话,麻烦请找我们公司的承办人员。」石仓转过椅子,一边眺望远方的高楼一边说着。

  「不,这件事情比较棘手,贵社的承办人员恐怕无法负责,因此想直接借助总经理的力量。」

  龙波不但没有大声嚷嚷,连遣词用字也是非常地客气,可是这样却反而造成石仓的不安。

  「你这样说我也很困扰,因为银行有它的办公流程,你的要求不是我一个人就可以决定的。」石仓说道。

  「这样啊,那么我还是要跟承办人员商量是吧。」龙波在电话那一端说道。
  「是的,如果你愿意的话。」

  对于龙波令人意外的老实态度,石仓松了一口气。对于应付这些人,公司员工中不乏警界出身的专家,至少不需要自己出面解决事情,只是对方竟然直接打到办公室来找,石仓真的觉得很不可思议。

  「那么……」龙波继续说道:「先前在怀柳苑的事情,我也可以跟承办人员说吗?」

  「怀柳苑?」石仓不经意地提高声调,慌张地用手按住话筒。

  怀柳苑,正是当地一家有名的餐馆。

  「是的,就是总经理您享乐的派对会场。」龙波缓缓地说道。

  「请等一下,这件事情……」

  「怎么样?我可是有样东西想交给总经理您,我们看到哪里吃个饭吧。」
  石仓并没有选择的馀地。

  「我知道了,那么在哪里好呢?」

  龙波指定了一家市内的高级饭店,至少不是对方暴力组织的事务所。

  「不用担心,我也会一个人赴约的。」说完这句话后,龙波便挂了电话。
  「可恶……」石仓像是用力敲打似的挂上电话,嘴巴还小声地骂道。

  这个已经是很明显的威胁了,石仓从前也有过经验,对于要如何应付,他脑中现在是一片混乱。若是银行的疏失,倒还比较简单,他只要向承办人员说个几句,自己便能置身事外。无论那些底下的工作人员有多么辛苦,或者是承受多大的压力及风险,这些跟自己都没有直接关系,他觉得这是上位者的特权。可是这次是跟石仓个人的私事有密切关系,所以无法交代给任何人代为处理,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因为把实情告诉他人并命令对方处理的话,会伴随着失去自身地位的危险性。

  石仓拿起了话筒,并叫亚贵子进来。

  「来了。」将手伸到背后把门关上,亚贵子进到办公室内。

  石仓:「今天晚上的预定取消了。」

  「我知道了。」表情不变也不问理由,亚贵子话说完就出去了。

  这种百分之百的办公表情,到了床上后却又会完全变了个人,她所具有的这种极端的双面性质,对石仓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宝物。但现在的石仓却没有像刚刚仔细打量亚贵子身体的雅致,他以最快的速度在章程里签名,可是却无心观看内容,反正送到他这里之前,已经有许多人看过,有问题的话也早就被解决了,石仓的大印只不过是一种形式罢了。在签完所有文件后,石仓把亚贵子叫了进来,并把整堆文件交给她。

  「客户突然约我吃饭,所以今天我要早一点走。」石仓对亚贵子这么说,并开始整理桌上。

  「知道了,我会联络秘书室的。」

  在这家银行里,所有上层干部的每日行程都由秘书室掌控,有变动的话一定要通知秘书室,这点就比一般行员还不自由。

  亚贵子:「我去为您准备车子。」

  「不,今天不用了,我自己坐计程车去就好。」石仓说完后便慌慌张张地搭电梯离去。

               (1-2)

  当石仓到达指定的饭店后,连找都不用找,龙波自己就开口叫住了他。一百八十公分高的彪型大汉从饭店大厅的沙发站了起来,并微笑着伸出手。

  「我是龙波,不好意思,突然把您叫出来。」

  「初次见面,我是石仓。」

  在打过招呼后,石仓将宽广的大厅环视了一遍。

  「哈哈……不用担心,我没有带手下来,真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来,我们别光是站着,请坐。」

  石仓听他这么说,才安心地与龙波面对面地坐下。当石仓正面看到龙波的脸时,发现他虽然在微笑,但眼睛却没有笑,而且还是这种人特有的锐利眼神。
  龙波:「本来应该由我去拜访您才对,没想到却还劳烦您大驾。」

  石仓:「结果你还是要融资是吧。」

  龙波:「是的,想说是否有点强人所难,所以才打电话给您。」

  石仓:「你要多少?就如同在电话中说的,银行有一定的手续,即使是我也不是随便就可以借的。」

  「我知道。」就像是叫石仓别一直重复同样的话一样,龙波以话带过。
  「我听说,总经理是下任副董的第一候补人选……」龙波说道。

  「这我倒是没听说,因为还有其他优秀的人选。」

  虽然嘴巴是这么说,但石仓心里却自豪地觉得,自己才是最适合这个位置的人。事实上就客观角度来讲,无论是实力或经验,公司中也的确没有比他还优秀的人。而且现在的董事长都是直接指派的,也就是说下任的董事长很有可能不是由董事会遴选,而是由副董直接升任。

  龙波:「既然总经理有如此雄厚实力,四、五亿元的融资应该很简单吧?」
  「四亿?」石仓一瞬间还以为这男人是在开玩笑。

  「以银行的惯例来看,只要有相当程度的抵押品的话,自然是不成问题。」
  龙波:「抵押品啊,例如是什么?」龙波问道。

  石仓:「要融资四、五亿元的话,通常是不动产吧。」

  龙波:「那就伤脑筋了,因为我们并没有等值的土地或房子。」

  石仓:「那就有点困难了。」

  「这样啊……」听完这话,龙波并不慌张,还把放在旁边的大型信封拿了起来:「不晓得这个东西能不能代替抵押品呢?」

  龙波口中这么说,并把信封交给石仓。

  「这是什么?」石仓问道。

  龙波:「你打开看就知道了。」

  石仓听了便把手伸进信封,然后将里头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是……!」

  石仓手中拿的,是数张清晰的照片,内容则是正在缠绵的男女。在裸女的两腿之间,挺起身子拼命舔舐的男人、将自己的肉棒让女方吸吮的男人。一个女人被许多男人包围,有的与她身体结合;有的吸舔她的乳房;有的让她含着肉棒,所有的照片都是极尽淫欲之能事的姿态,而每张相片中的男人,都是石仓本人。
  石仓看了之后,慌慌张张地将照片放回信封。

  龙波:「您就请收下吧,这是先前在怀柳苑的纪念相片,不果总经理真是深藏不露,看不出来您这把年纪还这么的有精神啊!」

  「这个是……」石仓边说边拿出自己的手帕擦拭汗水。

  龙波:「这个能不能当做抵押品呢?颇具规模的大银行的总经理,竟然参加跟年轻女性的乱交派对……」

  「抱歉,可不可以请你小声一点……」石仓一边注意四周一边提醒龙波,不过幸好附近都没有人,龙波似乎早就已经顾虑周详了。

  龙波:「不好意思,不知道您意下如何呢?这个不是给银行的抵押品,而是针对总经理您个人的个人担保。」

  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石仓已经非常的了解了。先前突然提起的下任副董这件事,也是为了后面的伏笔。

  龙波:「这件事如果公开的话,总经理的野心和梦想都会消失无踪,我的朋友里也有周刊杂志的记者,而现在银行界的一举一动又如此地受到注目,我如果告诉他这件消息,他一定会很高兴。不过,就算我不这么做,只要把这东西送到董事长那里,相信也会有充分的效果才是。」

  石仓此时已停止不了自己全身的颤抖,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招惹来的,参加类似怀柳苑的秘密派对,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最初对于大客户所提出的这种诱惑,石仓半开玩笑地答应了。

  但是进入这种淫靡的世界后,好色的石仓便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同一时间跟石仓发展出肉体关系的亚贵子,也是相同的情形。曾几何时,石仓喜欢此类活动这件事,已经变成公开的秘密了。比起昂贵的礼物或是高尔夫球招待,大家都觉得这种活动更能达到融资的效果。由于景气低迷,银行融资的条件比以前严苛许多,对于小规模的企业而言,能不能融资常成为决定生死的条件。在这些企业团体中,为了博得石仓的好感,甚至有的公司还特别举办这种派对,以便让石仓参加。上次在怀柳苑的派对,就是石仓带亚贵子接受他人招待的结果。

  「你也不必担心我们不还钱,我们会好好缴还的,即使后来不够用,我们也不会再要求追加融资。那么,我期待你的好消息了。」龙波一副打了胜仗似的样子,说完后就站了起来。

  「若有答覆的话,请打这边的电话给我。」龙波拿了一张名片给石仓,上面以斗大的字体写着一些详细资料,一看就是暴力团体的独特风格。

  龙波走了以后,独自一人的石仓,静静地沉坐在沙发上。这时饭店大厅的服务人员来帮他倒水,石仓于是点了一杯咖啡,可是咖啡送来后石仓却一口都没有喝,脑中一直在不断地沉思。

  关于四、五亿元的融资,其实也不是做不到的。对于瞄准下任副董职位的石仓而言,当然底下有养了不少忠心的部属,为了爬到更高的位置,培养心腹当然是必要的。为此,石仓花了相当大的工夫。有没有能力并不重要,石仓主要都是拉拔一些会乖乖听自己命令行事的人,并不时施以恩惠,纵使人事部说他们年龄或经验不足,石仓只要说一句他们有潜力就可以过关,这就是所谓权力主义的实态。

  由于给部下评鉴是上位者的特权,不管下属实际上有没有实力,只要他能够过年过节时都记得送礼,平常也会像狗一样乖乖地听话,上司自然也会好好照顾他。如此一来便会形成派系,并成为帮助自己的力量。所以此时在石仓心中,浮现出一位男性部属的面孔,他现在是市内某家分行的年轻分行长。我就是为了此时此刻才会照顾他的,石仓心里这么想着,并开始盘算着要如何解决难题。
               (1-3)

  这是一间看起来有点乱,但实际上却是杂然有序的房间。

  大型书桌背对着窗户摆着,旁边的小桌子上则放着电脑。在房间的一角,摆着一张中等的双人床。在另外一边的墙壁,架设着整片墙大小的书柜,中间放有电视机和音响,两旁则是做成衣柜,如此一来,房间可供活动的空间便大大地增加。

  这间公寓的房间,只有一房一厨,而在床上,亚里沙正躺在上面。她虽然拉起床单盖住了下半身,但却露出了她形状姣好的美乳,而那乳头因为才刚刚完事的缘故,所以还隆起着。她那剪成清爽短发的头,则被男朋友裕也拥抱在怀里。
  「我发现了奇怪的事情。」亚里沙突然说道。

  「奇怪的事情?」裕也抬起头来看着亚里沙的脸,而双手却伸去抚摸亚里沙的乳头。

  「啊……」亚里沙发出娇嗔,然后赶紧制止住裕也的手。

  「今天我开始调查某家分行,发现其中有件五亿元的融资,是很明显地有抵押品不足的情形。」亚里沙说道。

  「可是这种事就银行而言是司空见惯的吧,特别是在泡沫经济时期的时候,这种个例是多得有如过江之鲫,所以才会导致今日非得靠人民缴纳的税金才能存活。而吸取人民的血汗钱,最大的受益者还是银行,虽然如此的不公平,可是他们依然我行我素地拿钜额薪水,开高级进口轿车。」

  裕也似乎是社会新闻的记者,因此才会如此义愤填膺地批评。

  「我也是那种银行的一份子喔!」亚里沙边笑边说着。

  裕也:「啊……不,我不是在说你啦!」

  亚里沙:「我知道啦,的确从内部看来,也发现了许多可疑之处,所以我才尽可能地让这些事情曝光,可是很多都被上层的人抹杀掉了,这是现实的悲哀,没有办法。」

  裕也:「手腕高明的监察行员,也赢不了强大的组织是吧。那么,那件五亿元融资的事呢?」

  亚里沙:「嗯,我有把分行长叫来询问,可是他反驳我说,是总经理所决定的,所以不会有问题,虽然内部监察的范围有涵盖干部的决策权限,但通常都会引起高层的不悦。」

  裕也:「的确,虽然说干部的执行业务,也是监察员的负责范围没有错。」
  亚里沙:「可是我想调查,问到融资的详细情形,分行长跟融资课长都没办法好好回答我,可见这是不寻常的个例。」

  裕也:「对方是不怎么有名的公司吗?」

  亚里沙:「是的,虽然号称是一般的贸易公司,名字叫做「非克贸易」,但跟我们银行有金钱来往还是第一次。」

  裕也:「非克?」

  亚里沙:「写做FEC。」

  裕也:「好像有在哪里听过的样子。」

  亚里沙:「身为报社社会新闻部记者的你竟然会有印象,可见不是一般的普通贸易公司。」

  裕也:「也不能这么肯定啦,不过我会调查看看。」

  亚里沙:「谢谢,我好高兴。」

  裕也:「可是,你这么深入调查好吗?会不会引起高层的注意啊?」

  亚里沙:「可是我就是无法认同而又忍气吞声不调查。」

  裕也:「算了,反正你是不听别人劝告的大小姐。」

  「都这把年纪了,别再叫我大小姐了啦!」亚里沙突然从被单里跳出来,那光溜溜的身躯便展露无遗。「如何?这是成熟女性的身体吧!」亚里沙跨坐到裕也身上,一边抚摸自己的乳房一边说着。

  亚里沙的身材虽然称不上高挑,但却是比例匀称的身体,而那大小适中的美乳,也雄伟地向上挺立。紧实的腹部下方,长着大片的柔密细毛,而亚里沙将手伸到细毛的下方。

  裕也:「你在挑逗我吗?」

  「对。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亚里沙拱着身子,把脸靠近了裕也的双腿之间,「我想要这个……」亚里沙伸手抓住裕也的男根,并张开嘴巴将其含住。
  亚里沙的舌头有时舔舐,有时用牙齿轻咬,巧妙地增加刺激度。而裕也的肉棒经过此番刺激,瞬间就回复了力气,在亚里沙口中不断膨胀。

  亚里沙一边吹箫一边移动身体,将腰部抬到裕也脸部的上方,「拜托……我的也要……」亚里沙说完,便把溼润的小穴慢慢地张开了。

  裕也伸手将亚里沙的腰部拉近,并伸出了舌头舔舐。在这狭缝中,勃起的小豆已经探出头来,裕也于是用舌尖触碰了这小豆。

  「啊……」亚里沙扭曲着脸,忍不住叫出声来,柔软的后背像波浪一样地扭动。大腿痉挛似地颤抖着,其脉动还传到腹部和胸部,最后还震动了乳房。
  「啊……」亚里沙以双手支撑地面,忍耐大量侵袭而来的快感。

  「裕也……我已经……」亚里沙向裕也哀求着:「进来吧……好不好?」
  两人将身体反转,裕也压在亚里沙的上面,而亚里沙的双脚则夹住裕也的身体。然后亚里沙自己伸出手,将裕也的坚硬肉棒放到自己溼润的蜜穴中。

  「啊……用力上吧!」

  裕也抱住亚里沙,并且开始了腰部的抽送运动,就像是要让穴壁仅仅包住一样,裕也的肉棒侵入了亚里沙的穴内。

  「啊……好棒……」亚里沙发出了呻吟,一边紧抱着裕也不放,一边扭动自己的蛮腰。

  「啊……啊……啊……啊……」肉与肉之间的溼润撞击声响遍整个房间,两个躯体合而为一,持续着他们那淫靡的旋律。

  **********************************************************************
Ps:小弟虽只是转贴,但各位读者还是多加回应,好让小弟知道这小说有没有人要看,以免小弟贴了却没人要看,那小弟不是白贴吗?!若是这样的话,小弟将不转贴了,因没人要看嘛,本想说这篇小说作者写的不错才转贴过来的!
               (1-4)

  东亚细亚银行的监察部,有七十四位监察部员在此上班。

  其中,十二名是女性,在这些女性精英里,位居龙头地位的,就属栗须亚里沙。

  亚里沙在监察部待了十年以上,可说是老手中的老手。她拥有冷静的推理能力,以及超乎常人的观察力,甚至只要从一张留言纸条,就能嗅出其可疑之处。
  不仅如此,无论对象是分行长或是高级干部,只要对方有不法的情事,她都一视同仁绝不宽待。因此,不只是监察部的女性同仁,连男性部员都有许多人听从她的指挥,所以平常在这宽广的办公室中,几乎没有什么人在,因为大家都去调查各家分行的营运情形,因此除了部长和次长,办公室中就只有几位负责内部事务行员在。

  今天在公司里,也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其中亚里沙正面对着个人电脑快速地打着她的报告。涂成淡粉红色的指甲不间断地动着,液晶萤幕上也迅速地出现文字。此时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导致她不得不停手,虽然她伸手接起话筒,但视线却都没有离开过电脑萤幕。

  「栗须小姐您的电话,是一位叫做立石的男人打来的。」

  负责内部作业的女性行员,似乎是故意要强调男性这一点,不过这也难怪,因为是裕也打来的。

  「抱歉,打扰到你工作了。」话筒中突然传来裕也的声音。

  「没关系,怎么了?」亚里沙心想,平常裕也大都是打她的手机,直接打到公司来倒是蛮稀奇的。

  裕也:「关于上次提到的FEC……」

  是关于前几天查到的融资对象的事,听到这件事亚里沙突然连眼神都变了。
  裕也:「那个非常棘手喔。」

  亚里沙:「什么?很棘手?」

  裕也:「嗯,这家公司跟暴力组织有来往,即所谓的黑道关系企业。」
  亚里沙:「黑道关系企业?哪个团体的?」

  裕也:「是一个叫做「龙诚会」的黑道组织。」

  「龙……」亚里沙慌慌张张地把话吞了回去,因为这个名字在报纸及电视新闻中出现了非常多次。

  裕也:「表面上他们是在做东南亚民俗工艺品的进口,但实际上好像是仲介外国女子到日本从事特种行业的样子。」

  亚里沙:「这下事情真的大条了。」

  裕也:「嗯,这可是我们的情报员拼了命才调查到的情报,如果有什么更进一步的消息的话,我会再通知你。」

  亚里沙:「谢谢你,这真的是很宝贵的情报,我得要好好谢谢你才是,要我请你吃饭吗?」

  裕也:「吃饭是不错,但是我更想吃你。」

  「笨蛋!」亚里沙嗤嗤地笑着。

  「不过可以啦,我这礼拜都在,你再告诉我你哪一天方便。」

  亚里沙将内容危险的对话结束后,便挂上了电话,接着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大型信封,里头是先前在调查那家分行时所带回来的资料。亚里沙拿了资料离开座位,然后再坐到连接公司主电脑的终端机前,在输入自己的密码后,打开自己所要进入的画面,接着便开始下载资料,数量庞大的资料甚至要三十分钟以上才下载得完。

  在这时候,次长从她身后经过,并开口对她说:「栗须,你又沉浸在自己的兴趣中啦!」次长边笑边说着。

  亚里沙笑着把话题带过。在资料下载结束后,亚里沙回到自己的座位,并将自己脑中归纳整理的东西输入电脑。在重复这样的动作数次后,终于归纳出自己也能接受的结论。

  「好!」

  由于亚里沙太大声了,使得坐在旁边的同仁都吓得抬头看着她说:「你怎么啦?」

  「啊……不,没什么,对不起。」亚里沙手里拿着导出结论的资料,然后离开了座位。

  「部长,我有点事想跟您商量,请问您有时间吗?」亚里沙问道。

  「啊……好……」

  正在审核公文的阪元,以一副很困扰的表情离开了座位。因为只要亚里沙这么说时,通常都不是很简单的事,她老是带来十分棘手的问题,这让阪元非常困扰。

  在进入会客室后,亚里沙自己把门关上。

  「是这样子的,我是想说关于中央分行的事。」亚里沙说道。

  阪元:「嗯,上礼拜你去调查的对象是吧。」

  亚里沙:「是的,我想申请特别调查。」

  阪元:「什么?全特?」

  在监察部内,大家把特别调查称之为「全特」,这主要是调查盗领等等业务上的非法行为,或者是业务上重大疏失时才会实行的措施,当然,这是以对当事者做出处分为前提的调查。

  「发生了什么事吗?」阪元问道。

  亚里沙答:「是有一件我认为可能是不当融资的案件,根据我初步调查的结果,对方的抵押品几乎是零,但我们银行却依然融资了五亿元给对方。」

  阪元:「对方是?」

  「虽然算是贸易公司,但实际上还不知道他们是在从事什么玩意儿。」亚里沙并没有说出这家公司跟黑道有所瓜葛。

  阪元:「决策者是谁?」

  亚里沙:「是分行长,可是他说有经过总经理的许可。」

  「有经过总经理的许可?」听到总经理的名号,阪元突然就脚软了一下。
  「五亿元的融资额度是在分行行长的决策范围内,而且也得到了总经理的许可,所以这不是应该提出调查的情形吧。再者,这样做会不会违反规定啊?」
  阪元这个人会以事情麻烦与否,来判断所有的事物,因为这样才会过得最轻松。

  「万一这融资真的产生问题的话,到时候再调查并追究责任也还不迟嘛!」阪元说道。

  亚里沙:「可是部长……」

  阪元:「总之现在是不可能实行「完特」的,我非常认同你的能力,但小心别太钻牛角尖了,好吗?」阪元说完后便从座位站了起来,然后匆匆地离开了会客室。

  「这胆小的臭上班族……」亚里沙小声地骂部长,还用穿着迷你裙的脚,用力朝桌子踢了过去。

               (1-5)

  座立在海边的超高层公寓大厦,有一个人在一楼的入口,按下想要拜访的住户的电铃。

  「来了……」主人出来应门。

  「我是银行的人,总经理要我拿一份文件给你。」按门铃的人说道。

  「总经理?」从对讲机那头突然传来怀疑的声音。

  可是看到对方是女性,主人似乎便安心下来了。

  「好,我开个门你就上来吧。」

  主人以很小的声调说完后,到电梯间的大门就开了。

  在这公寓的十七楼,总经理秘书亚贵子就住在这里,如果是租的房子,恐怕一个月的房租就要数十万元吧。就算银行高级干部的秘书再怎么会赚钱,房东也不可能有特别待遇,这里对一般的女性银行行员来讲,根本不是她们住得起的地方。

  访客到了亚贵子家门前,又再按了一次门铃,要进入高级住宅会经过很多道手续,感觉真是麻烦。在门的上端装置着摄影机的镜头,这样一来可以确认来访的人是谁。

  在经过一段时间后,那扇高级的木制大门,终于从里头打开了。

  亚贵子穿着短裤和T恤,缓缓地从里面探出头来。说时迟那时快,来访的女子突然间便冲了进去,并且用力地将亚贵子推入屋内。

  「你要做什么!」亚贵子大声叫道。

  「抱歉,让我进去吧。」

  来访的女子将手伸至身后关上门,然后抱起亚贵子走进客厅。

  亚贵子:「你……你是监察部的……」

  亚里沙:「你竟然认识我,真是太光荣了。」

  亚贵子:「回去!不然我要叫人啰!」

  亚里沙:「没关系,你就叫啊!」

  亚里沙突然将亚贵子推倒在沙发上,并且把她的T恤撕开,之后才发现亚贵子没有穿内衣,于是整个乳房都赤条条地露了出来。

  亚贵子:「住手……别太粗暴……」

  可是亚贵子的身体被亚里沙用膝盖压住,无法动弹,其短裤和内裤也被亚里沙一扯而下。

  亚里沙:「你这个样子,能叫人吗?」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亚贵子赤裸着身子,一边颤抖着手脚一边抗议。平常她那副自视为菁英的高傲表情,此时却也变成了如小孩子般畏惧的脸孔。

  亚里沙:「我有些事想请教你。」

  「我没有什么话好对监察部的人说的。」

  人见人厌的监察部员跟高干秘书的自己,等级是完全不同的。亚贵子心里这么想,所以至少在言语上,还想维持住本身的自尊心,似乎亚贵子是属于那种会将自己工作对象的职位高低,跟自己的能力混为一谈的类型。

  不过很遗憾的,亚里沙最讨厌别人有这种错误的想法,于是亚里沙将自己腰上的皮带抽出来,然后把亚贵子的双手捆绑在她自己的背后。

  亚贵子:「你要做什么?」

  亚里沙:「你如果胡乱挣扎的话,烟灰缸或玻璃杯都会被打翻,很危险的。来,站起来。」

  亚里沙于是抓住亚贵子的手让她站起来,然后从背后用两手抱住,让她带领亚里沙到卧房。放在卧室的床非常大,足以让三、四个人横卧,亚里沙将亚贵子推倒在这张床上,并且用双手抓住亚贵子的脚踝向两边拉,让亚贵子双脚大开。然后亚里沙在亚贵子颤抖的双腿之间,用匕首轻轻触碰她的私处。

  「啊……」

  亚贵子背对着亚里沙发出了哀鸣,但亚里沙完全不以为意,仍然将她的双脚拉近,于是闪烁着银色冷光的匕首,便抵住了亚贵子的蜜穴。

  「不要!」亚贵子哀求道。

  亚里沙:「我如果就这样用力拉的话,匕首就会刺进你最重要的地方,到时候不管是总经理或是其他男人,你都没有办法跟他们「要好」了。」

  亚贵子:「我什么都说,你就饶了我吧。」

  「好孩子。」亚里沙说完便收起了匕首,然后在亚贵子的背上轻轻抚摸。
  「嗯……」

  亚贵子发出细微的呻吟声,虽然双脚已经恢复了自由,但亚贵子却一点也没有阖脚的意思,她那最羞耻的部位正完全展露在亚里沙的面前,而且很明显的,她的那里已经产生了一些变化。

  亚里沙于是用手指爱抚,亚贵子蜜穴的四周,已经湿得像失禁一样,而那凸起的珍珠花芯,亚里沙用指尖轻轻地触碰。

  「啊……」亚贵子的声音,已经变成了甜美的娇嗔。

  「果然如我所料。」

  亚里沙找寻床头边的抽屉,之后从里面取出二、三条布制的绳索,接着缠绕住亚贵子的双脚,并一左一右地牢牢固定住。

  亚贵子没有做任何抵抗,甚至还主动地放松身体以便亚里沙捆绑。虽然亚贵子被迫做出羞耻的姿势,但她却以热情的眼神望着亚里沙,那副表情跟方才的高傲态度判若两人,也没有一丝憎恨的神色,只有透露出期待着什么的湿润眼神,私处滴下来的爱液,将床单染出一个小小的深色痕迹。

  亚里沙缓缓地脱掉上衣和衬衫,之后再将裤子和紫色的内裤,从脚踝完全褪去。看到这副秾纤合度的胴体,亚贵子不由得扭动她受限的身子,湿润的朱唇旁边,浮起了一阵淫靡的笑容。这个表情在白天的办公室中,是根本看不到的,在她的体内,似乎已经开始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8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