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返回首页 >> 武侠古典 >>

[为奴为夫为魔王](第二部)(12)[作者:青楼小七]

[为奴为夫为魔王](第二部)(12)[作者:青楼小七]
字数:42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仅仅离开伽容城两天之后,阿易就又有些难以把持了,和「蓝葵」的那一夜 对他的刺激太大了,现在他完全没法心平气和地和主人相处,每次一见到蓝葵那 张脸,他就想起那天晚上,这张脸和自己摩擦纠缠,被自己肏玩得露出无数种淫 冶勾人的妩媚表情,这让他怎么能平静得下来?他现在每次看向蓝葵时,眼里的 绿光更浓了,和蓝葵说话伺候她饮食起居都不自然了很多,几乎每时每刻都想时 光重现,再扑上去撕开她的衣服把她吃进肚里。
 
  蓝葵知道他是被芙梅尔的小花招给骗了,心里虽然不自在,倒也没怎么怪他, 毕竟芙梅尔是盗用了她的容貌去勾引阿易,阿易要是能把持得住那才叫活见鬼了, 她甚至还很理解阿易这两天的异常,很少教训他,不过就是不如他的意,一下也 不让他碰,阿易的心被硬生生地高高吊起,还被欲火烤得越来越饥渴,渐渐地开 始情思昏乱,整天神经兮兮地,经常无故烦热,坐立不安,却总也得不到滋润。 
  然而蓝葵也不忍心看他憋得那么难受,思索了一夜之后,她想出了一个别致 的方法来帮阿易「排解」欲望。
 
  这天正午,蓝葵把阿易叫到面前,让他盘膝坐好,闭目凝神,阿易照做之后, 她便释放出一道精神力开始入侵阿易的脑海。
 
  「啊啊啊!主人…好疼…好疼啊!主人……」阿易就感觉自己的眉心处被无 数的牛毛小针扎了进来,瞬间睁开双眼,连声喊疼道。
 
  「闭目,尝试用你自己的精神力去将这股外力赶出脑海,快点儿。」蓝葵却 淡淡地命令道。
 
  阿易不敢违抗,只好强忍眉间的剧痛,开始调动自己的精神力,与那道入侵 到他头颅内的精神力相抗衡,却发现根本不是对手,那道精神力巍然不动,反而 自己越是抵触,眉心就越是疼得厉害,他仅仅坚持了十多个呼吸就浑身冷汗,连 忙放松了精神力的控制,疼得在地上咬牙打滚。
 
  蓝葵见状,也撤回了自己的精神力,阿易这才长舒一口气,一边喘息一边大 惑不解道:「主…主人,你…你为什么要……」
 
  「非法师职业者,尤其是到了你这个等阶之后,精神力的修炼速度会变得缓 慢很多,只有这种方法才能最大限度刺激你的精神力,让其迅速增长。」蓝葵徐 徐道来,这种方法虽然功效惊人,但是限制条件也不少,首先就是直接强行入侵 脑海,会令人产生难以想象的痛苦,一般人很容易经受不住这种程度的折磨,导 致精神力修为的倒退甚至是精神崩溃,其次,这种方法的使用双方必须精神力修 为相差巨大,否则侵入的精神力强度不够,对于被侵入的一方起不了多大的磨炼 效果,而且另一方很难掌控分寸,极容易真正侵入对方的脑海,造成对方记忆或 天赋的损伤。
 
  然而这些限制条件在蓝葵这位昔日的法神面前都不算什么,她自信凭借自己 对于精神力的绝对掌控,不可能会让阿易受伤,这才放心大胆地用这种方法来提 升阿易的精神力修为。
 
  「听明白了?快闭目,我们再来,这种方法用的次数越多,你的精神力就会 越强,快点。」蓝葵平静地命令道。
 
  阿易听了个半明不白,捂着眉心委屈道:「可是…可是主人,这实在太疼了, 能不能换个别的方法提升精神力啊?」
 
  蓝葵眯了眯眼睛,冷哼道:「你不是说过,以后要比鄂维更强,还要…还要 保护我么?你这么弱小,这点儿疼痛还都忍不了,你能怎么保护我?」
 
  阿易一愣,眼神变得坚毅了许多,不再揉眉心了,脸上的苦涩消弭殆尽,也 不说话,直接就闭上了双眼盘膝坐好,蓝葵这才满意地撇了撇嘴,再度开始释放 精神力进攻他的脑海。
 
  刺入头颅深处的剧痛让阿易的脸色瞬间扭曲,但他这回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死死咬着牙关忍耐着,同时拼命调动精神力来对抗侵入脑海的外力,但还是只坚 持了数十个呼吸就无力继续,俯倒在草地上颤抖喘息。
 
  然而他只是略微喘了几口气,就再度撑起身体,闭上双眼,示意蓝葵继续用 精神力侵入,蓝葵也不跟他客气,又是一道精神力直接刺入他的眉心……在这样 反反复复地磨炼了一下午,阿易再没喊过一声疼,无论多么难以忍受他都强行忍 着,入夜的时候,他已经被折腾得口舌发颤,头脑内像灌上了无数铁浆,既沉重 又昏聩,根本无法集中精神,而且似乎随时都会眩晕过去,连坐都坐不稳了,蓝 葵这才放过了他,从空间袋里取出些干粮递给他,自己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就准备 开始冥想了。
 
  「主…主人……」蓝葵刚进入冥想状态,就听见阿易在唤自己,睁开眼睛一 看,发现他正侧躺在地上,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握着她递过去的一包干粮,像个 醉汉一样半闭着眼睛,含糊不清地道:「主人…我…我会…会变强的…我会…会 保护好你…主人……」
 
  蓝葵看着他在那儿半晕不醒,傻里傻气地说着这些话,心里顿时软绵得不行, 见他神志不清没法进食,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起身坐到了阿易身边,打开装干 粮的包袱,捏起里面的一块面包,撕成小块裹着果脯喂到阿易嘴边,阿易也就本 能地张嘴吃下。
 
  这种事蓝葵早就做得很熟练了,没多久就把一包干粮全给细细地喂进阿易肚 子里,她见阿易还是没怎么清醒,顾虑大减,看着他那迷迷糊糊的半睡样子,忍 不住在他脸上摸了摸,谁知越摸越是顺手,最后把她自己都摸得脸红心跳的,好 半天才收回手来,用念力把阿易轻轻放进了帐篷里,从空间袋里取出毛毯给他盖 好,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之后,才走出帐外,开始端坐冥想……
 
  自第二天起,阿易的日子又开始变得无比艰难,每天上午赶路,下午蓝葵便 会停止行程,专门来磨炼他的精神力,似乎对自己疗伤的事一点儿也不着急,一 路走走停停,每回不把阿易折磨到昏迷不醒绝不罢手,然而这种修炼方法的确效 果非凡,短短几天的时间,阿易的精神力便有了飞跃性的成长,他现在已经能自 行用精神力短暂浮空飞行了,这代表他的精神力已经相当接近一般的大地骑士, 这样惊人的进步速度让蓝葵非常欣慰。
 
  另一方面,因为每天都有大半天的时间处于痛苦和眩晕中,阿易都没什么精 力去对着蓝葵胡思乱想,眼里的绿光和饥渴都变成了疲惫,蓝葵有时候会得意地 暗想道,这应该也算是变相解决了他的下流欲望吧……
 
  然而在第七天夜里,蓝葵正凝神冥想,突然听见阿易的帐篷里传出窸窸窣窣 的响声,便走过去看看情况。
 
  刚掀开帐篷,她就正对上阿易那双变成紫红色的妖异双瞳,万分惊讶地发现 阿易此时已经再度魔族化,背后开始缓缓生长出骨刺分明的双翼,一根漆黑的长 尾缠上他的腰间,正双手撑地,粗重地喘息着。
 
  而当他看到蓝葵之后,只愣了一瞬,眸子里陡然迸发出骇人的凶光,就像看 到猎物的猛兽一样,一个闪身就朝蓝葵扑来。
 
  蓝葵仓促之下只能以念力附在身体上飞速后撤,退到离阿易五丈开外,但是 阿易的速度快得惊人,转眼间又突进到她面前。
 
  「阿易!你怎么了!你快醒醒!」蓝葵一边腾空躲避一边急切呼喊道,但阿 易完全无视了她的话,依旧挥动着翅膀朝她袭来,她试图用念力制住阿易,却发 现简直如泥牛入海,丝毫不能阻止他,接连施放了好几道法术屏障也被阿易轻松 冲破,忽然想起芙梅尔所推断的阿易的身世,照那样说来,任何法术都对此时的 阿易无效,她这才真正觉得情势棘手难办。
 
  好在她足够冷静,在空中闪身躲过阿易的扑击后,将念力凝集于右手掌上, 着力往阿易的脑后枕骨处劈去,一击之下,总算将他打得昏厥过去,从半空中骤 然坠下。
 
  蓝葵用念力控制着他缓缓下落,两人降到地面之后,阿易已经恢复了正常人 的形貌,翅膀和尾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神色和平时睡梦中无异,连呼吸都 异常平稳,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蓝葵面色凝重,将他放回帐篷之后,便开始细细思索芙梅尔和她说起的一切。 
  「半魔族,尤其是人类和魔族的混血,他们体内的魔族血脉苏醒之后,会渐 渐压制属于人类的那部分血脉,魔族的各种卑劣本性会支配那个人的心灵,让他 或嗜杀,或贪淫,或暴食,心志坚定的人倒还好,可以维持人类模样生活,如果 是那些内心脆弱的人,很容易就会被欲望吞噬,再度魔族化,同时丧失理智,只 为满足自己的渴求而疯狂地烧杀掠夺。」
 
  蓝葵仔细回忆着芙梅尔的话,沉思了许久之后,满心无奈地想明白了一切。 
  她虽然通过不断的折腾让阿易没心思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是阿易的 身体还是一天一天地积攒着欲望,而且连日以来,他的精神力每天都被消耗殆尽, 对于魔族本性的抵抗自然就弱化了许多,这样一来二去,才有了现在的异变。 
  蓝葵当然知道该怎么处理,但是一想到那些事……现在就算打死她她都不会 去处理的,枯坐了大半夜之后,她闷闷不乐地进入了冥想状态。
 
  次日阿易醒来之后,似乎完全不记得昨晚的事,身体也没有什么不对劲,蓝 葵一直没有告诉阿易什么半魔族卡洛尔魔王这些事,怕他胡思乱想,平添忧愁, 此时也就没有向他多说什么,但是接下来的两天,蓝葵没有再帮阿易磨炼精神力, 她抱着观察一番的心态仔细注视着阿易的变化,发现他白天倒还算正常,但一入 夜之后,也许是兽性越来越按捺不住,又被自己逼迫只能强压的缘故,他在睡梦 中总是会焦躁不安地扭动身体,下体更是肿胀得老高,甚至还大有魔族化的趋势, 尾巴和翅膀都长出一些来了,好在蓝葵及时将他唤醒,他才没有继续异变,迅速 恢复人形。
 
  到第三天时,他们一路走来,离翠息郡城只有短短四十多里了,蓝葵在路上 已经有了考量,她曾听说高阶牧师都掌握许多特殊法术,可以安镇灵魂,抚平人 的心境,现在翠息郡城就在跟前,她便想明天带着阿易去求助于那些牧师。 
  夜里阿易入睡之后,蓝葵便抽身去找了条小溪沐浴换衣服,因为担心阿易魔 化,她洗了一小会儿就匆忙返回。
 
  然而还是迟了一步,她回到两人的落脚点时,只看到空荡荡的帐篷和滋滋作 响的火堆,阿易却已不见踪影,她瞬间变了颜色,立即释放神识探查方圆百里, 好在很快就寻到了阿易的所在。
 
  不过当她火急火燎地找到阿易时,却发现他真的已经再度魔化,一双丈许长 的巨大翅膀正上下挥舞,然而更让她惊讶的是,阿易不知从哪儿抓了个十八九岁 的少女,看那装扮似乎是附近某个小村落的村民,她此时已经被眼前那凶神恶煞 的怪物给吓得口吐白沫人事不省,背后的小竹篓也掉在地上,露出十几株寻常的 草药来。
 
  阿易眼睛里全是熊熊烈火,呼吸也是沉重灼热,他两手一抓,那女孩儿的上 衣就被他扯个稀烂,露出那小麦色的玲珑肉体,他把女孩儿的脑袋往自己狠狠一 拽,一口咬住了她的唇舌,像是要把她囫囵吞下一样狠狠啃噬着,把女孩儿的嘴 皮都咬破了,同时两只手也毫不放松,一手在女孩儿的背脊上乱揉乱摸,把她的 身体紧紧贴在自己身上,另一手往下一扯,女孩儿的麻织腰带就被扯断,亵裤一 拽而下,她那阴毛稀疏的下体顿时失去了遮掩。
 
  正当阿易挺着腰部,准备用这个少女的身体痛痛快快发泄一番时,蓝葵终于 突袭到他身后,带着无边的怒火,再一次将他击晕过去……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